♪( ´▽`)

忠良淵淑,體通性達。

【盾冬】If You Need A Hug(一发完)

沉迷一发完的咸鱼🌚:

有时候你需要的仅仅只是一个拥抱。


 


◆01


 


每个人在童真年代都或多或少有过荒诞的幻想:巴基的朋友山姆认为自己会飞,克林特认为自己是精灵王子莱戈拉斯,而巴基则认为自己是一头熊猫。大概是因为巴基拥有永远无法消退的黑眼圈,还有当熊猫真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它们的世界非常简单,由睡觉、吃竹子、打滚、玩闹还有什么都不干组成。关于熊猫的幻想只持续了一段时候,后来年幼的巴基想要拯救世界,像个帅气无敌的超人。


现在,快要三十岁的巴基渴望世界末日的到来。


好吧,这或许是一种过于极端的说法。但在这个本该在庆祝生日的日子他只能窝在冰冷的写字楼加班,直到他不得不取消山姆他们精心准备的生日会,他有理由祈祷世界末日的到来。


在这种时候“庆祝生日”显得非常讽刺,但巴基已经没有力气去抱怨,他只想处理完最后一份报告然后回到家好好睡一觉。睡眠总是治愈的良方,至少他还能睡一觉。


大概是看到巴基失魂落魄的鬼样,主管娜塔莎没有让他再修改,而是给了他一个沾着人情味的拥抱。


“好好休息,亲爱的。”


巴基告别娜塔莎,没有擦掉属于主管的唇印,收拾好桌面后便拖着沉重的身体往电梯间走去。他看着电梯镜面映出的男子:黑眼圈依旧浓重,双眼空洞而无神,仿佛失去了活气只剩一具躯壳,胡茬没有被打理,凌乱的头发也是。他似乎迷失在了某个迷宫,一心想要追逐正确的路线却不小心失去了很多珍贵的东西。他再也不会幻想自己是熊猫或者超人,他只想好好睡一觉。


有时候连睡眠都是奢侈的——堵车了,地铁口在很远的地方。巴基决定走回家,大概一个小时的路程,反正事情不会变得更糟糕。


其实并不是因为他不能好好庆祝生日,而是在于很多细小的事情,它们就像雪球一般越滚越大直到足以把巴基压垮。他只是盲目愚蠢到忽略了这一切。承认吧,人不会飞,不能成为精灵王子更不会变成一头无忧无虑的熊猫。生活就是一头戴着美丽面纱的野兽,它会慢慢吞噬掉你的童真和美好回忆。


巴基伸出手托住几片晶莹的雪花,端详了几秒钟然后又放手,他不再好奇雪的味道。已经三月份了,空气还是冷得厉害,他不知道为何今天会下雪。


过得不快乐和意识到自己过得不快乐是两码事,巴基正在边缘徘徊。


直到他遇到那个毫不吝惜拥抱的史蒂夫。


 


◆02


 


巴基的住所附近有一个热闹的游乐场,他每天都会经过那里,行车或者走路,而他每次都会被传来的尖叫和欢笑声逗乐。他担心自己有一天会觉得那些欢乐的声音很刺耳,他的担心并不是没有理由——他的心理医生说过他的情况不够乐观。


他小时候经常去游乐园玩耍,几乎和所有的工作人员打成了一片,但他们现在肯定认不得那个曾经笑得最快乐的男孩。他也认不得了。


他熟悉家门口的游乐园,他差点忘了这个,直到他一眼便捕捉到在游乐园门口不停拥抱小男孩和小女孩的“熊猫”。因为“熊猫”的黑白搭配显然和游乐园的彩色形成了鲜明对比,因为他曾经非常喜欢熊猫。


巴基停下脚步,在一旁看了很久。又高又圆的“熊猫”一如巴基想象中的可爱和温暖,它(不知道玩偶服里的人是男是女就暂时用“它”代替)温暖得不真实:它会单膝跪下然后拥抱比它矮很多的孩子们;会在打扮得时尚又美丽的高中女孩亲吻它脸颊的时候颇为害羞地捂住黑黑的熊猫眼;如果抱着它的孩子正在哭泣,它还会把他们抱起来安慰他们甚至送上一个厚重的亲吻;孩子们的父母也被可爱温暖的熊猫打动,主动去拥抱它,而它也报以极大的热情。


这一切美好得不真实,就好像是为了确认那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巴基不自觉走向了欢乐的人群。


他知道自己和人群格格不入,他穿着西装和大衣,手里拿着公文包,而且看上去一点也不快乐。如果他手里抓着一个孩子的小手会更好一些,可惜他的感情世界一片空白。


“熊猫”对他的到来似乎也有些惊讶,不过也许玩偶服的效果就是如此。


巴基不想说“你可以给我一个拥抱吗”,因为他说不出口,而且真的没有必要——“熊猫”在他开口之前便向他张开了双臂。


这一定不是真的。


然后巴基的脸碰到“熊猫”沾着点点雪花的皮毛,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温暖但足够真实。


那是一个非常结实可靠的拥抱,也是巴基收到的最美好的生日礼物。


 


◆03


 


出于巴基预料的是,“熊抱”拥抱了他很久,就好像时间凝固了。他倒是不介意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熊猫”闻起来的感觉特别好,就好像它的“皮毛”储存了足够多的阳光,能够源源不断散发出暖意。巴基任由自己放松,偏过头让这个拥抱更加紧密,他吻了吻“熊猫”的眼睛,后者害羞地缩了缩身子,然后把他抱得更紧了。


他们不得不分离的时候巴基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谢谢”,没想到“熊猫”再次将他拖进一个温暖的拥抱。


那一刻巴基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因为某种无法描述的情感,而在那之前他差点忘了自己的心脏还会跳动,他以为它早就罢工了。


这头看起来傻乎乎的“熊猫”用两个拥抱焐热了他的心脏,好家伙。巴基突然迫切地想要爱上或者感谢什么东西,他匆匆看了看表,发现距离“熊猫”下班还有二十分钟。他狠下心离开这个怀抱,微笑或者苦笑着挥手,又在“熊猫”用笨拙的姿势向他挥手的时候冲上去吻了吻它的脸颊和眼睛。他又一次尝到了雪花的味道,那很好。


巴基匆匆回到家,亲自煮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同时暗暗祈祷“熊猫”还没有离开。当他再次赶到游乐场的时候,“熊猫”的身边确实没有什么人了。“熊猫”似乎也发现了他,热情地冲他招手,可巴基犹豫自己应该直接送上咖啡还是等“熊猫”摘下头套再说,于是他们这么僵持着。


哦该死,他手里的咖啡快要冷掉了,不管他如何小心捂着都没有用,寒风无处不在。巴基等不下去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熊猫”还站在那里,明明已经过了下班时间。难道他记错了游乐场的时间表?


他走向“熊猫”,递上手里的咖啡,“你该下班了。”


透过厚重的头套巴基似乎听到了一句“谢谢”,他被逗乐了,“你不愿摘下头套吗?”


“熊猫”摇晃它的脑袋,然后后退一步,举起胖胖的双手撑起熊猫头套,然后巴基看到了一头乱糟糟的、被汗水浸湿的金发还有一双好看的蓝眼睛。


“我只是不想让你的幻想破灭。我叫史蒂夫。”名叫史蒂夫的男子看上去很抱歉,他紧皱的眉头和纠结的目光说明了一切。


巴基笑了出来,“我叫巴基。我不是小孩子,你不用担心这个。”


“可你笑起来像个孩子。”


巴基愣住了,这倒是一个新奇的说法。


 


◆04


 


等史蒂夫收拾行装变成一个普通市民,巴基手里的咖啡已经冷了。他们在沉默中对视了几秒钟,然后巴基鼓起勇气提议一起共进晚餐。是的,晚餐,在接近午夜的时候。巴基想带史蒂夫去他最喜欢的意大利餐厅,出于某种莫名其妙的不安全感他开始担心史蒂夫会中途离开或者反悔,以至于差点拉着史蒂夫闯了红灯。


“嘿,那是红灯,”史蒂夫一边把他从马路上拉回来一边低笑,“你近视吗?”


“噢……”巴基红了脸,好在史蒂夫不会发现,他站直了身子,“是啊,我眼神不是很好。”他假装自己不是每次玩飞镖都能射中靶心的人,否则他没法解释为什么他明明看到了红灯还要执意前行。


史蒂夫突然严肃起来,“以后小心一些,纽约的车很多。”


巴基被突如其来却又好像时刻存在的关心弄得措手不及,他别过目光,注意到史蒂夫还抓着冷掉的咖啡,可他还来不及开口就被史蒂夫轻轻推了一下。


“绿灯了。”


史蒂夫的声音不大,却令巴基的心脏为之颤抖。


绿灯了。


他们在十一点零五分的时候吃到了晚餐。巴基很惊讶自己工作了一整天居然没有被饥饿打倒,事实上他在闻到食物香味之前根本没发现自己饿了。就好像他的感官被冰冷的空气冻结了,他只觉得冰冷、麻木、默然,似乎吃不吃、吃什么、和谁吃都不重要。食物是维持生存的必备物资,可巴基想要的不只是生存,而是生活。


生活?这个概念还真是陌生,就好像那是个新生的理念,而巴基很快成了忠实的拥护者,恨不得高举“渴望生活”的告示牌上街游行。


“这里的肉酱真的很不错,我快要饿死了。”


巴基看着因为美味食物呐喊的史蒂夫,才惊觉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吃饭,他笑起来,因为史蒂夫的微笑非常有感染力以及有人陪伴的感觉非常棒。他把叉子刺进他的海鲜焗饭,看着热腾腾的芝士包裹着虾仁流出来,“这是我最喜欢的餐厅,很高兴你也喜欢。”


吃到一半的时候巴基发现史蒂夫用刀叉在瓷盘上轻轻敲打节奏,他却被这个不是很礼貌的行为逗笑了,“你在干什么?”


“只是学习你。”


巴基这才注意到自己也在敲打节奏,就好像他的身体想要大声宣布他的心有多么愉快似的。


“抱歉。”其实巴基并不是真的很抱歉。


“我得离开几分钟。”


巴基看着史蒂夫摘下餐巾起身,目送史蒂夫离开,然后在接下来长达十五分钟的时间里食不知味地吃光了剩下的焗饭并喝了满满两杯葡萄酒。就在他怀疑史蒂夫已经离开的时候,不吝惜拥抱的天使又回来了。


该死,他应该有一点信心,就算是为了史蒂夫。


 


◆05


 


他们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居然顺路。


“我很好奇我为什么没见过你。”


“我也是。”


“我一直在布鲁克林。”


“我也是。”


然后他们都笑起来。


巴基看了看手表,还差五分钟就十二点了。两杯红酒的酒劲给了他一时的勇气,他深吸一口气,“今天是我的生日。”


史蒂夫停下了脚步,惊讶地看着他。


“不,”巴基连忙摆手,他咬着唇,“我是在想,你愿不愿意……”


史蒂夫张开了双臂。这下轮到巴基惊讶了,史蒂夫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抱歉我只能给你这个。”


巴基由着史蒂夫将自己拖进一个温暖的怀抱,没有熊猫布偶服的阻隔,这一次他们真的感受到了对方的皮肤。巴基闻到了史蒂夫身上好闻的薄荷味,决心要把家里的沐浴露换成这种凛冽又温暖的香味。


就在巴基即将感受到史蒂夫的心跳和脉搏之时史蒂夫放开了他,在慌乱中巴基不自觉用嘴唇寻找史蒂夫的,可史蒂夫推开了他。


巴基花了一点时间反应过来,连忙道歉, “抱歉,我不是有意冒犯。”


“不是这个,”史蒂夫温和而抱歉地注视他,“只是我对海鲜过敏。”


巴基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失望,或许都有。一阵凛冽的寒风吹来,巴基睁不开眼睛,那一秒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挡住了风,然后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他愣了好一会儿才想到要回吻史蒂夫,又用仅存的一丝理智想到史蒂夫对海鲜过敏,他克制地抽离却被史蒂夫扣住了后脑。


从脚尖到耳朵,巴基的身体因为这个突如其来又期待已久的吻而颤抖发烫,如果现在下起一场大雨或者暴风雪他都不愿停止这个吻。原来亲吻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巴基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温习一下,上帝啊史蒂夫完美得不可思议,他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我完蛋了。”史蒂夫喘着气说,然后又一次亲吻了巴基。


我也完蛋了。巴基愉快地认同这点。


 


***


 


“你怎么了?”


“什么?”巴基坐直身子,紧张地注视严肃的部门主管。


“没什么,”娜塔莎破天荒地给了他一个微笑,就好像他的策划全都通过了,“我只是很久没看到你微笑了,詹姆斯。”


所有人都看出了他的改变。


“遇到了什么人?”


巴基笑着摇摇头,“我遇到了熊猫。”


娜塔莎没有怀疑这个答案,她只是拍了拍巴基的肩膀,把需要修改的策划“啪”的一声放到桌子上,“你知道我爱你。”


“你知道我相信你。”


目送红发美人离开,巴基偷偷拿出史蒂夫昨天晚上离别时塞给他的纸条。这张纸条皱巴巴的,残留着意大利面的香味和薄荷香,上面写着很多话,但大多数都被删掉了。


你笑起来很好看,像个孩子。


我希望你能多多微笑。


希望你不要忘记我,还有这个夜晚,拥抱很好,意大利面很好吃。


你的眼睛很美。


如果你需要一个拥抱,请给我打电话,我会立刻出现。


我希望你会打电话。


可以给我你的号码吗?








Fin


送给辰辰,生日快乐么么么 @BlueErx右辰 

评论

热度(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