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忠良淵淑,體通性達。

哈哈哈哈哈哈鸡掰!

die不die:

#锤基##盾冬#
推特连接👉http://t.cn/RmJgmWL
id👉@naniiebim

Loki:鸡掰!我不要跟你一起啦! hhhhhhhh

#p4 授权转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aptain Nicholls】K:

雷神3,头发梗
转自INS,有水印

火之礼赞:

二公举:孩子,我跟你港,我才是阿斯加德的王,知道吗!我就是你的榜样,你得处处向我看齐向我学习!

孩子:别整没用的,掰个腕子先,我听我爸说你是最弱的神!(๑‾᷅^‾᷅๑) 嫌弃

二公举:_(:3」∠)_ 你爸还真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啊~

哈哈哈哈哈哈~大家猜到了吗?图片里的孩子是马克叔的儿子,到现场探班去了!!!

【锤基】Beast(接雷2 Loki半兽化梗 4.9更新十三章02 正文完结)

卧槽高级啊!

Sherllienna:

02




水面闪烁着粼粼微光,洁白的云彩在天际悠悠地飘着。Thor伸出手,他们的指尖勾住了彼此。




In headaches and in worry, vaguely life leaks away,and time will have his fancy, to-morrow or to-day. [1]


在焦虑之中,生命无声流逝;时间迟早要掳走一切幻想,此刻抑或来日。




他们一直并肩站在游艇之上,直到那轮金色的太阳由东挪向了西,黄昏在天际展开它长长的画卷,晚霞将天边烧的彤红。而后黑夜登上它的舞台,夕阳的余晖一寸一寸地被地平线吞下。




正如江河注定流向海洋,夜晚也终将降临。




当最后一丝夕阳消失殆尽时,Loki忽的跌了下来。在他的身体重重撞到地上时,Thor捞住了他。




“那么,我猜,”他抬起眼,他的眼里是一片璀璨的星空,“这就是结局了。我会死去,在明早的太阳升起之前。”




Thor搂紧了他,让Loki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不,”他连连摇着头,声音哽咽,“不。”




Loki挣扎着抬起胳膊,那朵玫瑰印记顺着他的手腕一路向上,枝蔓缠绕着直至他的心房。




“My luve’s like a red, red rose. That’s newly sprung in June. [2]”他举起手,口中缓缓诵读着很早之前他从书中读来的一句诗,声音轻柔得像在诉说什么唇齿间呢喃的情话。




他偏过头,深深地注视着Thor,Thor也正注视着他,他便在Thor的那双蓝得惊人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他如往常一般抚上Thor的后颈,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挤出一个微笑。




“Give us a kiss?”他半合上眼,睫毛轻抖着,嘴唇微张,仿佛在期待一个吻一般。




Thor眼眶红了,他颤抖着低下头,吻在了Loki的额头上。因抽噎而凌乱的呼吸落在Loki脸上,引得后者终是睁开眼,轻轻笑了出来。




“那可不算是一个吻。”Loki眨着他碧绿的眼睛,他的尾巴微微翘起,圈住了Thor的小腿。




“…Fare well,brother.”最终他这么说道,手臂无力地垂了下去。




他闭上眼,月光轻柔地落在他的肩头。




O plunge your hands in water. Plunge them in up to the wrist.


将你的手浸入水中,让水面没过你的手腕。


Stare, stare in the basin, and wonder what you’ve missed. [3]


凝视吧,凝视着水底,想想你究竟错过了什么。




月华倾泻而下,Thor低下头,他怀中Loki的身体逐渐变为透明。他惊慌地将Loki抱紧,Loki却化作了点点星光,从他的指缝中流走。




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




那是一片月光下的海。海浪在风中翻腾,月光折射之下,海面显现出粼粼的光辉。海水不断地卷起浪花,狠狠地朝着礁石拍去,又被狠狠地击退,就再一次拍过去,如此周而复始。几只白色的海鸥盘旋在海面上,打着转,发出欢愉的长鸣。海岸上没有沙滩,而长满了大片大片的红玫瑰。




海边耸立着的是一座高塔。它由结实的石墙筑起,没有楼梯,也没有门。




塔上站着一个青年,他的头发是极夜的黑色,他的眼睛是纯粹的碧绿。他凝视着那片海,那片海也凝视着他[4],彼此静默。




Thor…


Thor…




那个青年痴迷地看着Thor,他的眼睛由绿转红。




I don’t want the throne. I just want to be your equal!


Is it madness? Is it? !


Why did you leave me?




“在童话中,所有解除诅咒的方法都是‘真爱之吻’,或者其他一些关于‘真爱’的举动。”




老妇人的话重新在他耳边回荡起。




…Give us a kiss?




Thor突然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为什么Loki一直围着他打转?为什么Loki几次三番向他索吻?这个诅咒的解法究竟是什么?




其实答案很简单。




他俯下身,虔诚地在他逝去的爱人唇上轻轻印下一吻。




I love you,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end.




他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Loki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噢,老天,”他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试图挡住那刺眼的白光,“现在地狱都这么亮堂了吗?等等,”他停顿了一会儿,语气突然有些不确定了,“我不会真到英灵殿[5]了吧?”




那些白光依然不依不挠地溜进他的指缝。隐约间,他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什么?”Loki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他的头正在嗡嗡作响,“你是想告诉我,我变成星星了?”




而后他听见了水花的响声,湿润的微风轻轻抚上他的脸颊。他挪动了一下身子,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往耳朵上摸了下。他的耳朵已不是之前毛茸茸的模样了。




它们重新变回了原本的样子。




这回他彻底清醒了,他睁开眼,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金发的Thor映入眼帘。Thor看起来糟透了,他简直就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大型犬一样,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混乱。




“Loki。”Thor低声念着他的名字,他依旧在哭,时不时还抽抽一下。他的眼睛肿得通红,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整整哭了一个晚上。




Loki愣愣地看着Thor一下子扑上来,然后又愣愣地被他用力揽进一个怀抱。Thor拥着他,语无伦次地叙说着对于命运之神的感谢,感谢她让Loki依旧活着。然后Thor开始吻他,从额头到眼睛,最后再到嘴唇。当他放开Loki的时候,两个的呼吸都有些混乱。




“噢。”Loki说,一向引以为傲的银舌头突然有点打结。




在Loki做出进一步反应之前,Thor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I love you.”他的双手紧紧锁着Loki,仿佛生怕他再走掉一般,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I love you.”




这下Loki的大脑彻底当机了。






 


十年后




美国华盛顿西雅图




Loki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幸运儿,他一共死了三次。第一次他自己从彩虹桥跳下去,原以为自己绝对得完蛋,可偏偏活着,沦落九界,最后居然自己找了回去;第二次他在黑暗精灵战役中被那个恶心的怪物捅了一刀,虽然风化了近百年,但最后好歹依仗着魔法又活了过来。




第三次,他受了诅咒,本已下定决心死去,却在本该死去的那天的次日清晨醒了过来,得知诅咒解除了,原因是他的兄长从一开始就爱着他,只不过他自己没有意识到。




十年前,当Asgard的众神之父Odin从沉睡中醒来的时候,绝望地发现他的继承人大儿子被他收养的小儿子拐走,两个人私奔去了。这位All Father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但他的大儿子说了,他想要再清闲一百年,百年后他会带着Loki一起回神域。




Odin吹胡子瞪眼,问他说你把Loki带回来做什么。




Thor说Loki不回来他就不回来。




最终在Loki保证自己会老老实实不惹事之后,Odin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百年之后的事儿百年之后再说,到时候怎么让神域的人们重新接受Loki的事情就让他这个不听话的大儿子自己操心去。




其实说到底就是,在Frigga去世之后,众神之父确实意识到自己老了,从小养在身边的儿子满打满算就这么两个[6],他实在是不想再把他们也逼走,自己孤独终老。




于是,Loki就跟着Thor一起在中庭定居了。




现在距离他们解除诅咒已经过去了十年。这天晚上,在第三次被Thor的呼噜声吵醒之后,Loki终于忍无可忍地坐起来,开始计划如何谋杀他的爱人兼兄长。




正在他以自己找的各种各样的借口为由,否定掉第五十八种方法的时候,一缕微弱的蓝光出现在他们的卧室之外。




他抓过他的权杖,轻轻下床穿拖鞋。一旁的Thor仍在熟睡,呼噜声回荡在整个卧室。Loki嫌弃地看了一眼他的兄长,而后推开门,摸黑走了出去。




没有人可以在他的房子里胡作非为,Loki忿忿地想,就算是Thor也——好吧,Thor可以,毕竟他把他们的客厅折腾得一塌糊涂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走出卧室连着餐厅的那条长走廊,一个闪烁着幽蓝色光芒的洞口出现在他眼前。




他走了进去。




那看起来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山洞,Loki伸手碰上石壁,它是潮湿的。他沿着石壁慢慢向里面走,蓝色的光芒在他身后逐渐变得微弱,前方一片黑暗。




山洞的尽头是一块小小的空地,中央有一个石台。Loki看过去,惊讶地发现,另一个他自己正躺在上面。




那是十年前的Loki。




他忽然就明白了,十年前的那个诅咒,那场引起Banner狂化为Hulk的魔法波动,以及那个图书馆中的老妇人都是怎么回事。




他早该注意到的,Loki想,那个老妇人的眼睛是纯粹的碧绿。




“你是谁?”Loki听见十年前的自己问,“不,我该问,你是什么东西?”




Loki无声地笑了起来,他的皮肤变为霜巨人的蓝色。




“我是你的复仇者,将要诅咒你的那一个。”他轻声说,眼睛由绿转红。


 


FIN






注释:


[1] 出自Wystan HughAuden的《As I walked out one evening》


[2] 出自RobertBurns的《A Red, Red Rose》。这首诗的全文及翻译如下(翻译来自袁可嘉,有少量改动):


O, my luve’slike a red, red rose,  我的爱人是一朵红玫瑰


That’s newlysprung in June;    它在六月里初开


O, my luve’slike the melodie,    啊,我的爱人像一支乐曲


That’s sweetlyplayed in tune.   美妙地演奏着


 


As fair artthou, my bonnie lass,  你如此迷人


So deep in luveam I ;           我是那么爱你


And I weill luvethee still, my dear, 我会永远爱你


Till a’the seasgang dry.          直到四海枯竭


Till a’the seasgang dry, my dear,  直到四海枯竭,我亲爱的


And the rocksmelt wi’the sun;    到太阳把岩石烧裂!


I will luve theestill, my dear,     我会永远爱你,亲爱的


While the sandso’life shall run.   只要是生命不绝


 


And fare theestill, my only luve!  别了,我的爱人


And fare theewell awhile!  我将和你小别片刻


And I will comeagain, my luve, 我仍会回来


Though it wereten thousand mile. 即使相隔万里,也会赴你之约


在文中,Loki念了这首诗的第一句,然后说了‘Fare well’。此处我玩了个小梗,因为这首诗的最后是“Fare thee well awhile!I will come again.”所以暗示Loki仍会复活。


[3] 出自Wystan HughAuden的《As I walked out one evening》


[4] 此处向尼采的“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着你。”致敬。


[5] 英灵殿(Valhalla)是北欧神话中奥丁接待死者亡灵的殿堂,英灵殿中的所有神生前都是在人间的战场上挑选出来的英勇善战的勇士。


[6] 这里我无视了北欧神话中奥丁的其他儿子,设定他和Frigga只有Thor和Loki两个儿子。


 




后记:




早在文章写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开始问我的beta,我到底能不能结尾啊我不想写了呜呜呜。因为的确是写这篇写得特别费神,在文章的前半段,我每天都在跟自己的思维打架,无数次地刷雷神相关的电影,试图理清楚锤基两人的感情和想法。翻来覆去地思考,我究竟有没有OOC啊…愧疚地承认自己中间的确想过弃坑,但是每次一看大家的评论和喜欢,再痴汉一下Loki的绝世美颜,就没骨气地又爬回来继续填坑。




结果现在结尾了,反而开始不舍得。因为我自己确实是好喜欢有尾巴的Loki啊(厚颜无耻的作者沉迷于基基的大尾巴中…




给各位一直以来支持我,以及所有喜欢过这篇文的姑娘们鞠躬(弯腰,谢谢你们给予我的鼓励!




这篇《Beast》到这儿正文就结束了,番外应该还有一两篇,之后会陆续放出来。下一篇新坑正在酝酿,是锤基的史密斯夫妇AU,写原著向写累了,换个口味~这两天让我边写番外边思考剧情…(遁走




最后放两张在千岛湖拍的照片,其实我对于加拿大是真爱啊,当时去渥太华,看到这个城市的第一眼就对它一见钟情。





【锤基】Beast(接雷2 Loki半兽化梗 4.7更新第十二章)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Sherllienna:

Chapter Twelve




“亲爱的。”他佯作抱怨地看了Thor一眼,而后转头冲前台小姐露出一个彬彬有礼的笑容,“抱歉,我们就要大床房。”




Thor瞪着他。




Loki没有管他的脸色,只伸手从旅馆的花瓶中顺手摘了支花,讨好地举到Thor面前。“亲爱的,”他挽着Thor,整个人都挂到了Thor身上,“是我不对,我刚刚不该不认真听你讲话。这花就当我赔礼道歉,我们别闹别扭了。”




前台小姐看他们的眼神更加诡谲了。




Thor怒极反笑,索性接过那支花,别到Loki耳边:“好的宝贝,你别上这支花真漂亮。”




Loki一尾巴狠狠抽到了他手上。




Thor手一翻捏住了那根尾巴。




Loki被捏住要害,他抖了抖,瞪了Thor一眼,拿了房卡转身就走。




然而他走得太急,Thor还没来得及放开他的尾巴,于是一阵剧痛从他的尾椎上迅速腾起。他愤怒地转过身,对准Thor的脚面,用尽十足的力气,直直踩了上去。






 


最后他们也没在那张大床上睡成。




Loki一进房间就在露台上的躺椅上面蜷了起来。Thor洗完澡,湿漉漉地披着浴袍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Loki正捧着一本书,窝在躺椅上看得入神。




那支花已经被Loki从耳朵上取了下来——Thor很惊奇他倒是没有蹂躏它——它静静地躺在他们的画像上。Thor凝视了它们一会儿,而后裹紧了浴袍,向着露台走过去。




Loki在看到Thor过来的时候向后缩了缩,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正从Thor的金发上滴滴答答落下来的水珠。“去擦干净了再过来,”他皱着眉,嫌弃地瞥了一眼湿哒哒贴在Thor头上的金发,“你现在简直就像一只落水的金毛犬。”




Thor没接他这茬,在Loki对面的躺椅上也坐了下来。“你在查解咒的书吗?”他看了看Loki手里那本砖头厚的书,问道。




“不是,这是本小说。”Loki又屈尊将视线从书中挪到Thor脸上,终于看不下去那些滴啦个没完的水珠。他丢下书,去浴室寻来了一条毛巾,动作粗暴地用它揉搓着Thor的金发。Thor被他搓得晕晕乎乎,隔着毛巾嘟囔:“Brother,我又不是中庭人,不擦头发不会生病的。”




Loki继续狠劲儿搓着:“但你头上的水珠会弄湿我的书。”




Thor突然笑了起来,低沉的笑声从毛巾下面传了上来,Loki隔着毛巾也能感觉到那翘起的唇角。“你笑什么?”他擦头发的手一顿,皱着眉揭开蒙着Thor脸的毛巾。




Thor并没有停下来笑,相反,他抬头对上了Loki的视线,那双蓝眼睛中满是笑意:“我想到从前我们同住在爱神殿的时候,我每次洗完澡都会湿漉漉地蹭到你被窝里。那会儿你也是这么对待我的头发的——噢,不,”他想了想,又补充道,“那会儿你的动作能比现在轻一点。”




Loki丢给他一个白眼。他把毛巾扔给Thor,自己重新坐了回去。而在他刚刚拿起那本小说准备继续读时,他突然听见了Thor的声音:“Loki。”




“又怎么了?”Loki头也不抬地翻过一页。




Thor没有继续说下去,Loki抬眼去看他,只见Thor正仰着头,视线遥遥地落在夜空中。他也仰头看去,那是一片黑色的苍穹,繁星于其上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辉。




“你看那些星星,”Thor又出声了,他放轻了声音,仿佛在道出什么只有他们彼此才知晓的喃喃之语,“我们的母亲,会不会就是其中的一颗。”




无非是那些幼年所闻的童话故事,宇宙中的所有生灵在故去之后,都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Loki的呼吸一滞,鼻子忽的酸涩起来。




“会的,”他最终这么说道,声音因悲伤而有些软糯,“她是其中最亮的那颗。”




Thor的手伸过来握住了Loki的,他温热的手心覆上Loki冰凉的手背,将它整个儿包了起来。Thor的指腹摩挲着他的指尖,Loki睁大眼睛看向Thor,独属于Thor的那种温暖便顺着他的指尖流向了他的心脏。




“我会救你,Loki,”他听到Thor这么说,Loki抬眼看去,那片璀璨的星辰就那么映在了Thor那双湛蓝的眸子中,“我不会让你死,我们会把诅咒解除的。这一次我不会再将你独自留下。”




Loki自从约顿战役之后第一次没有挣开他兄长的手,他只是轻轻地翻过手,反握住了Thor。




他们之间近百年来的隔阂便瞬间土崩瓦解。




大约隔了一会儿,Thor最后捏了捏Loki的手,而后松开了它。“我有个问题,”他看着Loki,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解,“你究竟为什么之前突然开始那么诡异地接近Captain他们?”




Loki缩回手,又翻开了他的小说,慢条斯理地翘起二郎腿:“讨好你的‘闺蜜’就是讨好你,再说了他们惊恐的样子的确很有趣。”




Thor的大笑顿时充斥了整个露台。




Loki最后是在星空下的躺椅中睡着的,他睡得丝毫不设防,毛茸茸的尾巴蜷在身后,他的书摊开放在腿间。Thor走过去,将那本书从他手下抽出来放到了桌子上,又拉了块毯子盖到Loki身上。




“Brother,”他俯下身,如幼年时一般在Loki额上落下一个轻吻,“I love you, like always.”


 






“你是认真的?说真的——童话区?”




他们之前在加拿大周边转了转,结果毫不意外地一无所获。但毫无收获并不是Loki最恼火的地方,令他最恼火的是,Thor在这两天里,就如打了鸡血一般拒绝任何在他看来不必要的代步工具,导致Loki被他拖着连续走了两天的路——字面意义上的“走了两天路”。




当他们回到旅店时,Loki几乎立即就摊到了床上。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他听到Thor在一边提议第二天去图书馆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抓过手边的枕头,狠狠地扔到Thor的脸上。




最终Loki还是妥协了。Thor像只大型金毛犬一般趴在他旁边,对着他的耳朵叨叨了整整两个小时,但每当Loki扭头想要说他唠叨时,他就用他亮晶晶的眼睛恳切地看着Loki——而Loki对于那双湛蓝的眼睛毫无抵抗力,他只要一对上它,所有的牢骚都卡到了嗓子眼,一句也说不出来。




“行了,闭嘴。”Loki最终这么说,抓着一个枕头蒙到了自己脸上,“去就行了。”




他听到Thor在一旁低低地笑了起来,接着一双手抚上了他毛茸茸的耳朵,Thor温热的指腹轻轻磨蹭着它。Loki因为这个动作抖了抖,他抬起手去推开那只拨撩他耳朵的手:“你干什么?”




Thor的手换到了他的另一只耳朵上,慢慢揉着上面的茸毛:“我答应你,明天我们不走路去。”




Loki当时有多想歌颂一遍他,感谢他的大恩大德;后来在跟Thor一起去图书馆的时候就有多想踹死Thor。




他愤愤不平地坐在双人自行车的后座,恨恨地蹬着脚踏板,心里飞速地计划着杀死雷神的一百种可行计划。




最终当他们到达图书馆的时候,Loki的两条腿已经快废了。但Loki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兄长,那个受人敬仰的雷神,来到图书馆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往童话区跑。




请问现在把Thor扔回Stark大厦还来得及吗?




Loki磨着牙根,抓着一本他从近代文学区拿来的游记,不顾周围人向他们投过来的各种奇异的眼神,一瘸一拐地用尽全力跟上走得飞快的Thor。




说真的两个大男人挤在童话区还是有点奇怪,因为别人不是把他们当做智障就是把他们当做一对儿。在Thor风风火火地冲进童话区,并从上面抽出一本童话书的时候,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拄着拐杖慢慢向他们踱步过来。




“年轻人,”她的声音因为年迈有些颤颤巍巍,可那双眼睛却依旧明亮,她慈祥地冲Loki笑了笑,“是来给你们的孩子挑童话书的?”




Loki感到自己的魔法在体内已经濒临暴动。他狠狠瞪了Thor一眼,后者对他凶狠的目光浑然不觉,而后他强迫自己装出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语气乖巧得像个地球上普通的大学在读生。




“不,我们是兄弟。”他说,并指了指Thor,试图将战火成功地引到他身上,“我是来陪他做一个论文课题的调查的。”




“原来如此。”她了然地点了点头,“虽然我不太懂研究,但我给我的孙子孙女们读过许多童话故事,不知道你们在研究什么?”




Thor这次终于听见了这边的对话,他从一本厚厚的书中抬起头,彬彬有礼地询问道:“您知道在童话中,如何解除一个被兽化的人身上的诅咒吗?”




“被兽化,《美女与野兽》?”老太太想了想,又摇头,“不,我想我没有看到特别具体的例子。但通常来讲,在通话中,所有解除诅咒的方法都是‘真爱之吻’,或者其他一些关于‘真爱’的举动。”




“Good luck.”她说,“祝你们的课题研究取得成功。”然后她深深地看了一眼Loki,又转身颤颤巍巍地离开了。




Thor思考了一会儿,半晌才开口:“你有什么真爱可以吻吗?”




Loki愣在原地,他张了张嘴,却完全无法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在Asgard的童话书中,也有着一些关于真爱之吻的记载。很久之前他就听Frigga念过,却从来没有真正思考过这个问题。自从他得到这个诅咒,他就像无头苍蝇一般在Thor身边打转,可他根本就该知道,这个问题是无解的。




Thor不会爱他。




他可能会拿Loki当兄弟,但他绝不会给予Loki那份属于爱人的情感。




Loki低下头去看胳膊上的那朵玫瑰花,它依旧在他手臂上枝蔓缠绕。他抬手抚上它,慢慢地笑了起来。而后他对上Thor的眼睛,它们如海一般湛蓝,他放缓了语速,仿佛在说出什么惊天的秘密。




“Brother,”他说,“这个诅咒是无解的。”




“什么?”Thor瞪着他,睁大了眼睛,“Loki,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Loki走过去,将他手中那本童话书抽走:“我没有开玩笑,所谓诅咒有解法是我编出来骗你们的。我这次中庭,只是为了来见Frigga唯一的儿子,来见你。”




“你也是她的儿子。”Thor的声音苦涩地像是什么东西哽住了他的喉咙,他的蓝眼睛中满是泪水。


“Loki…”他死死伸手抓着Loki的肩膀,似乎生怕他一个松劲Loki便会就此消失,一遍又一遍地低声念着,“Loki…”




但Loki只是定定地看着他,他偏过头,如同两人在约顿战役前那样抬手抚上Thor的后颈。




“Give us a kiss?”他半开玩笑地问,露出了一个微笑。




Thor显然也想起了那时的事,他笑了起来,声音中却依旧含着哽咽。




他的回应与当初别无二致。




他说:“别闹,Loki。”






实在抱歉旷掉了昨天的更新……楼主这两天颈椎病犯了,今天在家休息了会儿,刚才九点钟爬起来把文更了。姑娘们久等了(跪


文快完结啦,目前在全力冲刺结局~


最后附上一张楼主当初去加拿大时候拍的渥太华街道~